更多精彩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小说 > 爱情小说 >

不爱老婆的好老公

时间:2017-07-24 乐天堂娱乐网:原创 作者:琴音雅轩 乐天堂娱乐平台:9
  


01

连续上了15天的班,下班路上,天羽瘫坐在公交靠窗的位置,闭眼陷入沉思。

曾经暗恋很多年的珍儿刚刚发了朋友圈,没有配自拍。
珍儿现在长什么样子了呢?肯定还是很漂亮吧。天羽突然想,如果当初鼓足勇气去表白,或许如今的生活会好一点儿吧。

想起珍儿,天羽还是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。
珍儿长得漂亮,性格温和,为人友善,摄影不错,主持晚会游刃有余,唱歌跳舞更是信手拈来不在话下。
她可真是个既有才又知书达理的文艺姑娘呢。天羽心底涌过一股自豪,以及遗憾。

其实很多人知道天羽喜欢珍儿的,可唯独珍儿不知道。
或者,她一直都知道,只是天羽从来没说过,珍儿无法戳穿也不能回应。

又或者,她是真不知道。
不知道也好,免得最后落得个尴尬收场。

天羽睁眼看了看车窗外,还是堵车。他双臂交叉抱在胸前,换个姿势,任回忆汹涌而来。



02


从小到大,天羽暗恋过的人没几个。
可喜欢过天羽的姑娘真不少。

比如菊子,一个大大咧咧的姑娘,没什么心眼。喜欢谁,就想让全世界都知道。
那个时候只要一提起天羽,菊子总会理所当然地加个前缀: 我家。
嗯,她家天羽,最终没能成为她家的。

初中毕业后,菊子就去大城市打工,后来,菊子全家都搬到了新疆。
菊子在大城市变化很大,她化烟熏妆,穿露到不能再露的衣服,抽烟喝酒,跟酒吧里的混混厮混在一起。

后来菊子回来过几次,看望过天羽。
那个时候天羽还在上学,他看着打扮如此时髦的菊子,感觉是无比陌生的。

天羽终究是传统到骨子里的人,他是不会喜欢那样的“野女人”的。
再后来,菊子在新疆那边嫁了人。天羽心里没有一点点涟漪。

比如木子。
木子脸蛋圆圆的,酒窝深深的,笑起来甜甜的。

木子曾对天羽一往情深。对天羽的情愫,木子从来没有遮遮掩掩过。
天羽一直觉得木子是个好姑娘。可惜感情这回事,并不是你是好人,我是好人,我们就适合在一起。

木子能言善道,是事业心很强的女生。
高中毕业后木子去南方打工,几年磨练,木子整个人越来越精致。

打工那几年,木子经常会给天羽打电话,扯一扯家常,聊一聊近况。
天羽的生日,木子也从来没有忘记过。她会在零点整给天羽送去祝福。
天羽也曾感动过,可他对木子,始终只有朋友的情分。

木子是那种一直过得一本正经的姑娘,而天羽,需要的不是时常会让人感觉无比严肃的另一半。

木子一厢情愿了好久好久,对一段感情迟迟收不到回应的她,也嫁人了。

再比如,石榴。
石榴大概是将对天羽的爱隐藏地最深的一个。

一开始,石榴和天羽以兄弟的名义相称。
在外人眼里,他们是无话不谈的好哥们儿。他们之间,没有秘密。
唯一的秘密是,石榴一直都喜欢天羽,天羽不知道。

后来,石榴为了能跟天羽一辈子都保持这样可以谈天说地的关系。她认了天羽的母亲为干妈。

一男一女,从此以兄妹自居。
后来的天羽对石榴其实也是有男女之情的,遗憾的是,两个人,谁也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。

天羽结婚的时候,石榴早早地就去帮忙了。
没能在一起,但至少,可以见证你这辈子最重要的时刻。

…………

司机一脚刹车,天羽猛地向前一扑,差点从座椅上摔下来。
他回过神来,暗自想: 三十不到的年纪,被那么多人喜欢过,也挺幸运的。


03


公车不知不觉驶过十三站,天羽拖着疲惫的身体,下了车。他在楼下不停地踱步,徘徊,最终还是硬着头皮上了楼。
轻轻转动锁孔,推开门,天羽看到小丽挺着大肚子正在洗水果。

“我回来啦!”天羽用轻快的语气边说边笑脸盈盈迎上去,帮小丽端过水果放在茶几上,然后一屁股坐在酥软的沙发上。
小丽双手勾着天羽的脖子,头埋在天羽胸口,发出娇嗔的声音,说一些鸡零狗碎的琐事,天羽积极地应和着。
这个时候的天羽,看不出一点点疲惫,对于小丽正在说道的话题,他似乎都很感兴趣。

天羽无比爱抚地轻轻抚摸小丽的肚子,一边将刚剥好皮的葡萄喂在小丽的嘴里,一边伏身贴在小丽圆鼓鼓的肚皮上,用几近矫情的声音嗲声嗲气来了句: 宝宝,这些天想爸爸了吧。

这样看起来甜蜜听起来令人羡慕的日子,天羽已经过了好几年。
恋爱五年,结婚一年多,天羽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。
哪怕,他心里一直明白,在家的日子,他过得永远都是小心翼翼的。
哪怕他一直都知道,尽管上班很辛苦,可他更愿意更享受在公司上班的日子。
毕竟,要装出很爱很爱一个人,很难,也很累。毕竟,肉体的软弱只是一时的,那些无法诉说的精神的疼痛却是永久的。

平时,天羽无论是带小丽出去应酬,还是跟朋友聚餐,不管什么场合,小丽的要求,天羽总会想尽办法满足她。
天羽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对小丽极尽疼爱。事实上,在家也是。
他永远是一副国民好老公形象。在所有旁人的眼里,他们恩爱两不疑。

女性朋友都羡慕小丽找了好老公,这辈子,值了。
小丽也一直觉得自己足够幸运,足够幸福。有家,有天羽,还有即将降临的爱的结晶,一切都是刚刚好。

每当有人当面夸天羽,艳羡他跟小丽如此恩爱的时候,天羽都会为自己感到自豪,毕竟,他成功骗过了每一双眼睛,毕竟,在别人眼里,他和小丽真的是恩爱的一对。
哪怕他心里无数次有想要掐死小丽的冲动,哪怕他有过无数次想要离家出走的念想。

或许,这样就够了吧,只要别人觉得我足够爱小丽,只要小丽觉得自己是幸福的,只要她不寻死觅活,只要彼此相安无事,就好,别的,都可以不计较。天羽总是这样想,也这样做。


04


夜晚,天羽疲倦地把自己抛在床上。
大半夜小丽想要吃东西,天羽瞌睡欲死,还是会半跌半爬起来给小丽找吃的。

睡不着的时候,天羽也会在心里默默感慨,那么多喜欢自己的姑娘,他怎么就选了最不适合的一个?

可感慨归感慨,既定的事实,天羽早已无力改变。

在天羽的记忆里,小丽闲得发慌的时候脸上总是流露出要研究他调查他的倾向,虽然天羽从来都不喜欢有人乱七八糟地分析他。

天羽也明白女人的心思都是极度缜密的,小丽的心思,已经远远超越了缜密。

小丽时常将天羽盯得紧紧的,管得死死的。她说一个妻子不管丈夫是很危险的,一定要将他牢牢地把握在手里。小丽说这话时偶尔比着可怕的手势,捏着拳头,就好像天羽会变成很小很小的一个,就在里面扭来扭去挣扎着似的。

天羽任何一个小动作,都有可能使神经紧绷的小丽疯狂,他任何一句有意无意说的玩笑话,也会被小丽拿来过分解读。
一切无法遵从小丽心意的举动,都极有可能变成不爱的证据。

可尽管如此,尽管过得很憋屈,尽管活得很累,天羽知道,任何情况下,他都不能刺激小丽,无论他心里有多么委屈,多么反感,多么不快乐,他都只能小心谨慎地无条件顺从她,宠着她,惯着她。

想起过去的自己,天羽是无比怀念的。那个时候,自由自在,没有牵绊,没有顾忌,不需要戴着面具行尸走肉般生活。
不像如今,对生活,对一切,早已没了往日的激情。有的,只是躺在一个不爱的女人身边,假装幸福着,得过且过。


05


天羽侧卧在床上,头枕胳膊,久久不能入睡。
许多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的画面,在他脑海一遍又一遍地回放:

谈恋爱的时候,他跟小丽吵架,小丽冲到窗户边要跳楼;
他给女性朋友点赞,小丽恶狠狠摔碎了他的手机;
他没在朋友圈秀恩爱,小丽无理取闹逼他转发她的朋友圈;
他跟女性朋友聊天,小丽气冲冲删掉了他QQ上所有的女生;
节日他没送小丽礼物,小丽发朋友圈讽刺他;
婚后只要吵架,小丽就闹自残,她用拳头使劲捶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;
…………
只要闹别扭,小丽都是拿命威胁。
天羽怕了,他永远没办法反驳,他也做不到一拍两散。毕竟,三十不到的年纪,谁都承受不来一条或者两条人命的代价。

跳楼,割腕,喝药,捶打还未出生的孩子……所有只要吵架,只要提分手小丽就闹自残自杀的把戏,都像是被放慢了一万倍的慢镜头,在天羽的心脏上反复不停地放映着。

天羽想着想着不禁打了个寒颤,他努力拉回记忆的阀门,不敢多想一点点。

平日里,坚持不下去的时候,天羽就努力说服自己: 就这样过吧,很多在旁人看来无法解释或者难以置信的事情,或许并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复杂,或者不可思议。

天羽打心底里羡慕那些真正恩爱的夫妻。他说和已经不喜欢的人,生活一辈子,还要表现出对对方爱得轰轰烈烈死心塌地的样子,细想很恐怖。他说一辈子那么长,一定要足够爱那个人,哪怕有吵闹,日子也会过得舒坦。
他说为心爱的人花钱,花时间,花精力,都是幸福的事情。
可他,没机会了。他的脸上,永远是一片模糊而又伤感的幸福,他,那么假惺惺地幸福着,挣扎不得。


06


回想起来,天羽早已记不起当初为什么会跟小丽在一起。反正小丽追他,他就答应了。

最初的小丽,也是温柔体贴的女子。后来的小丽,疑神疑鬼,高兴的时候,会无限夸大他跟天羽相爱的细节,不开心的时候,会无限放大天羽的缺点,无聊的时候,也会将芝麻大点儿的事情放大到磨盘那么大。

可这些,其实都是小事情。
唯独自残,自杀这样的大事,天羽承受不起,也惹不起。

有时候天羽也想撕破脸彻底闹掰,大不了离婚,可是理智告诉他,他不能这么做,他只能乖乖扮演好一个好丈夫的角,他只能小心翼翼迁就她,顺从她。任凭她怎么无理取闹,他都无法甩手离开一走了之。
他怕,怕再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不再是活生生的小丽……

天羽想着想着就累了,他昏昏沉沉睡过去,迷迷糊糊,天羽梦见小丽语气平缓,不吵不闹地将一纸离婚协议摊在他面前,不带任何表情说了句: 离婚吧,放你自由。

天羽突然傻傻地笑醒了: 这可真是个好梦啊……

分享到: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
用户名:(新注册) 密码: 匿名

栏目导航

推荐乐天堂娱乐平台

热门乐天堂娱乐平台